热点推荐: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私房 >
热门搜索:

“他与前夫真不一样”:灭门惨祸始于前车之鉴

整理:男人潮   来源:知音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17
家住吉林省四平市的朱虹,曾被失败的婚姻深深刺痛。她对再婚设定了“门槛”:新任丈夫必须与前任的性格完全不一样。历经周折后,细腻内向的赵小平走进了她的生活。孰料,当赵小平的另一面逐渐走向极端时,一桩灭门惨案悄然逼近……


01

zhiyin



再婚标准始于前车之鉴:
与前夫不一样是重点

2017年2月,朱虹再次被表姐李倩拉着去相亲。李倩打包票说:“这个叫赵小平的男人,脾气性格绝对跟你前夫不一样,是出了名的老实人。”朱虹原本的抗拒动摇了:“好吧,信你一次!”

时年32岁的朱虹,之所以抗拒相亲,是因为她经历过一段特别不堪的婚姻。前夫胡金生原在四平市一家物流公司做业务员,朱虹在四平市机械厂做物料保管员。从两人恋爱时起,胡金生就显得性格鲁莽。一天,朱虹单位的维修工领工料,因领料单上手续不全,朱虹不让领,维修工嘴里不干不净,还动手把她推搡到地上,额头被仓库货架撞破了。胡金生知道后,冲到朱虹的单位把维修工打伤了。

事后,派出所对胡金生进行治安处罚,并责令其赔偿医药费。朱虹的父亲朱晓光劝女儿说:“这个人太容易闯祸,不能再交往下去了。”朱虹没有听从劝告,2008年5月,她执意嫁给了胡金生。次年,朱虹生育了女儿胡瀛。

婚后,胡金生花钱大手大脚。更让朱虹头疼的是,胡金生与人一言不合就动手,有好几次把别人打成了轻微伤,不是被罚款和赔偿医药费,就是在拘留所蹲几天,没少让她烦心,父母也经常数落她当初不听话。

2014年3月,胡金生出差买车票,前面有旅客插队,他指责对方不守规矩。哪知对方也很蛮横,胡金生飞起一脚,把对方踢出了脾大出血导致重伤,犯下故意伤害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,还要赔偿对方20多万元。胡金生的寡母拿不出一点钱,朱虹只好硬着头皮向父亲求助,朱晓光拒绝道:“为这样的祸害花钱不值得!”朱虹只好把住房卖了,拿出一半给了受害者。

父亲朱晓光知道后说:“房子卖了也好,你和他也就散了,否则永远没有消停。”他让朱虹带着瀛瀛回家住,并逼着女儿与胡金生离婚。朱虹也确实累了,她恨胡金生,把这个家活生生整垮。三个月后,朱虹以不想给女儿的成长带来心理阴影为由,去胡金生服刑的监狱提出离婚,他同意了。

朱虹离婚后,再也不用担惊受怕,轻松了不少。

2016年春节,表姐李倩到舅舅家里吃饭,劝表妹再找一个。朱虹说:“我现在对婚姻恐惧得很,如果再遇上瀛瀛爸这样的,我一辈子都搭进去了。”朱晓光接过话头说:“你不要找借口,擦亮眼睛,好好把关就行了。”他还嘱咐李倩:“你赶紧帮着张罗,等拖到胡金生出来,麻烦就大了。”朱虹想了想说:“要找也行,但是必须找一个与胡金生完全不一样的人。”李倩非常赞同表妹的想法。

短短一年,李倩带表妹相亲22次。朱虹的标准只有一个,就是对方必须沉稳细致,完全跟前夫相反。朱虹一旦从对方的某处细节看出前夫的特质,她就果断淘汰掉。相亲越多,失望也越多,如果不是这次李倩反复强调对方脾气好,朱虹真的不想再相亲了。

赶往约会茶楼的途中,朱虹接到父亲的电话,说送胡瀛到少年宫学画画,发现老师布置的绘画作业落在家里了,得赶紧送过去。朱虹又折回去拿作业,再打车到少年宫。李倩发微信给赵小平解释并要改期,赵小平回复:“今天特地请了假,我等等没事。”等她们到了茶楼时,已迟到一个半小时。但赵小平仍在耐心等待。

时年37岁的赵小平身材瘦削,架着一副眼镜。他主动介绍自己做快递员,恐怕配不上朱虹。他的温和自谦让朱虹感动,她笑着说,你看上去倒像老师。赵小平扶了一下眼镜,慢声细语说他是三年前离的婚,女儿赵雯读高二,跟着前妻生活。赵小平不时给朱虹和李倩上茶。茶壶在朱虹面前滴了几滴水,他赶紧用桌上的餐巾纸擦干净。

与前夫的大大咧咧和粗犷相比,赵小平显然细腻有心。返回时,朱虹自言自语:“果然不一样。”李倩不理解,之前那么多条件好的男人朱虹都没看上,今天反倒被快递小哥迷住了。朱虹解释道:“对我来说,就需要心思细腻的。”

undefined

02

zhiyin



试婚期潜伏隐患:
细腻的背面也让人添堵

赵小平也经历过不少次失败的相亲,大多是女方嫌弃他的工作。他做梦都没想到,年轻漂亮的朱虹会愿意相处。赵小平遂竭尽全力讨好她。两个月后,朱虹说住在家里父母爱唠叨,想搬出来单独住,只是收入低,付不起房租。赵小平当即表态:“你们母女搬到我家里,吃喝开销我都包了。”

朱虹对父母说这是零距离深入了解赵小平的机会,她不想草率再婚。父母便没有反对。

住在一起后,赵小平白天送快递,下班回家抢着干家务。朱虹上晚班时,9点才到家。赵小平已安顿好瀛瀛,热好了饭菜坐等。赵小平在日常开销上也精打细算,一次,朱虹从冰箱里拿鸡蛋做番茄蛋汤,发现蛋壳破了,第二颗也是。她怪赵小平:“你买鸡蛋也不挑挑,破蛋会沾染细菌的。”赵小平憨憨地说:“破蛋只要不坏,味儿是一样的,比好蛋便宜不少呢。”听他这么说,朱虹不但对赵小平故意买破蛋没有反感,还觉得与前夫相比,这也是优点。朱虹说给李倩听,李倩直吐舌头。

相处没多久,赵小平提出要与朱虹领结婚证。朱虹说:“我还没从婚姻阴影走出来,等等再说吧。”赵小平着急地问要等多久,朱虹提出试婚一年。

朱虹留意赵小平的点滴细节,赵小平也小心揣测朱虹的喜好。一次,朱虹看见洗手间的水龙头在滴水,下面放着塑料桶。赵小平告知:“水龙头慢慢滴水,水表不会动,一天能省两桶水钱呢!”朱虹忍不住说:“你也太抠了吧。”赵小平压低嗓门:“这不是抠,这叫节约。”朱虹本以为这是小事,并没放在心上。哪知,只要朱虹用水,赵小平都让她从水桶取。有一次,朱虹赶时间,直接打开厨房水龙头洗菜。赵小平竟然急了,扯高了嗓门:“你多走两步取水会累死呀?”朱虹本能地飚出一句:“你怎么跟胡金生一个德行?”赵小平意识到朱虹最在意他的脾气,赶紧不再多言。

赵小平过日子精细得有点夸张,朱虹回娘家吃饭时吐槽。母亲说:“现在精打细算过日子的男人能有几个,我们那个年代,家家户户都用滴水的方法攒水,这是美德!胡金生是大方,但你跟着吃了多少苦?”朱晓光插了话:“我不管他美不美德,他不亏待我女儿和外孙女就行。”朱虹却又自己转弯说:“过日子本来就是细水长流,我还少操心呢!”

此后,朱虹很少回娘家发牢骚,但跟赵小平的摩擦却多了。春季开学后,赵小平的前妻要给女儿请一对一家教,打电话要分摊费用。赵小平当着朱虹的面回话:“女儿的心思重,花钱请家教,会增加孩子的心理压力。”前妻指责道:“你有钱养别人的女儿,却不肯给亲生女儿出学费。”因为通话按了免提,朱虹听见了。等挂了电话,她劝赵小平不要留话柄,给赵雯请个家教。赵小平振振有词:“靠家教补课,那都是被动学习法,花钱还培养了坏习惯,我可不惯着。”朱虹想起了胡金生,她说这事要是放前夫身上,就算知道补课没意义,他也会因为面子,硬着头皮花这个钱,让孩子去受罪。赵小平一脸得意:“那是,一般人都会盲目随大流。

朱虹前脚表扬赵小平有主见,后脚这事就落到了自己身上。2018年4月,胡瀛的班上组织北京游学,要缴费。赵小平皱起了眉头:“这才多大,就参加这些花里胡哨的活动。”朱虹听闻脸色垮下来说:“我们可以省,但在孩子教育问题上,总不能太小气吧。”赵小平反问:“我这是小气吗?惯子如杀子,多少孩子毁在父母娇纵之下?”朱虹无力反驳,此后涉及孩子花钱的事都不再跟赵小平商量。

暑假快到了。朱晓光夫妇要带外孙女到海南去玩。朱虹暗自交了费用。赵小平在她的衣服口袋里无意翻出了旅行社的发票,看着上面近万元的数字,不由大发脾气,说朱虹把他当外人,老人孩子旅游花钱也不跟他商量。朱虹怼了一句:“跟你商量的结果不就是去不成吗?”赵小平辩解说:“现在很多人贩子,专门盯着带孩子出游的老人,十来岁的女孩是他们重点下手的对象,卖到山里当别人家傻儿子的媳妇。”朱虹赶紧跟父亲打电话,嘱咐他们一路照顾好胡瀛。

案发后,赵小平交代,当得知朱虹背着他在老人孩子身上花钱,他心里不平衡了。他想让朱虹出生活费,但之前包她们母女吃喝开销的话说得太满,又不好食言,心里憋屈便危言耸听。不久他又意外得知,朱虹还有一笔30万元的存款,那是她当年卖房剩下的。他肺都气炸了,原来朱虹吃他的喝他的用他的,却攒着一笔巨款偷偷拿利息,自己简直是冤大头。此后,他连买菜都舍不得多花一毛钱。

undefined

03

zhiyin



嫌隙丛生却不远离,
灭门之祸惊恸人心

见每天的伙食几乎都是白菜、豆腐、土豆等,一点肉末也看不到,朱虹也有所觉察。一天,朱虹下班回家,路过小炒店,看见赵小平坐在里面,正在津津有味吃一大份干锅肥肠。朱虹气得不行,她走到赵小平背后拍了一下,讥讽说:“我是乞丐吗?你吃个肥肠还要防着我们?”赵小平赶紧抹了抹嘴巴上的油,面露尴尬。此后几天,朱虹都自己买点鱼肉,单独做给女儿吃。赵小平买的菜,她碰都不碰。

李倩知道这件事后气愤地说:“这种男人太过计较了,还是早点分开搬走吧。”朱虹思虑片刻犹豫了。她告诉李倩,赵小平确实是和前夫完全不一样的男人,现在感觉不适应,也许是因为跟胡金生那种人生活久了,说不定再多处处就能好一些。再说了,搬回去跟父母生活,他们肯定又说三道四,不如再给赵小平一些机会。听闻朱虹的自我宽慰,李倩也认为再婚确实不易,也就不再劝了。

2018年9月上旬,胡金生减刑出狱,为了方便探视女儿,他在附近小区租了房子。赵小平开始忐忑不安,他板着脸追问朱虹,胡金生是不是想复合。朱虹说没有这回事。赵小平并不领情:“他明目张胆住在我的眼皮下,就是故意挑衅。”朱虹不愿意多说,劝他早点睡,他不但自己不睡,也不让朱虹睡,两人纠缠到天亮。

此后,朱虹每周接送女儿去前夫家,都倍感煎熬,要面对赵小平多疑的盘问。

2019年9月15日傍晚,赵雯放学途中被一辆摩托车撞了,肇事者逃逸。路过群众把赵雯送到医院,需要紧急清创治疗。赵小平接到通知要缴纳费用。案发后,赵小平交代,其实他当时手里有钱,但觉得自己在朱虹身上花了太多,心有不甘,也想试探朱虹,就打电话向朱虹借2万元救急。

朱虹当时正和李倩在一起,她立刻说:“我现在就从手机银行转账给你。”但操作过程中,因为心急,朱虹把登录密码和交易密码搞混了,连续几次输错了密码后,系统锁住了,要等到第二天去银行柜台解锁,才能取钱。朱虹赶紧给赵小平打电话解释,说明天一早取钱送到医院。赵小平不耐烦地说:“那你明天早点来!”便挂了电话。李倩直言不讳说:“赵小平心眼太小了,也不信任你,明天就算借给他钱,他也不会念你的好,这钱咱们不借了!”朱虹也确实感到心累了,点了点头。

第二天一早,赵小平打电话气势汹汹地质问:“你怎么还没有把钱送来?是故意的吧?”朱虹生气地回怼:“你不要搞错了,是你找我借钱,怎么说话的?帮你是情分,不帮是本分!”赵小平也不甘示弱:“你不想借钱就直说。你今天不送钱来,就证明你昨天说的都是放屁!”此时赵小平的多疑和计较已经完全掩盖了他当初的优点,朱虹懒得解释,她直接提出了分手,然后挂了电话。

2019年9月28日晚9时,赵小平气急败坏回家,打算找朱虹理论,却在小区门口意外撞见胡金生开车将朱虹母女俩送回小区。他看见胡瀛一手挽着父亲,一手拉着朱虹有说有笑,看上去就是亲密的一家三口。他看见胡金生开的车锃光瓦亮,认定这车肯定是新买的。因为凭他一个劳改释放犯,还没有找到工作,哪来的钱买车,一定是朱虹贴补的,而朱虹却很少在他身上花钱。赵小平越想越气,自己辛辛苦苦,竟然是给别人打工养家。他想冲上去质问,但胡金生虎背熊腰,身材高大,感觉不好惹,于是他回家等朱虹。

此时的朱虹已经把分手的事情跟父亲坦白了,父亲立马拿出建议,趁赵小平在医院照顾女儿,赶紧去把自己的东西搬回来。可当晚10时,当朱虹带着女儿回来一看,赵小平已经坐在沙发上黑着脸等她。他愤怒地对朱虹说现在一年的试婚期已满,朱虹应该履行承诺。

朱虹说:“我与前夫是不可能复合的,但我也不打算跟你结婚。你天天怕自己吃亏的怂样,一点不像个男人,我看着就心烦,也受够了!”赵小平被朱虹的言语深深刺激了,他破口大骂道:“你把我积蓄掏空了,现在要和前夫复合了。把老子当傻子吗?做梦!现在要么人留下,要么把花掉我的钱还回来。”朱虹讽刺道:“那好呀,你就好好算算,在我身上花了几毛钱,哦,不对,你应该精确到几分钱。”赵小平的额头爆满了青筋,挡在门口说:“好!今天不算清楚,休想出门。”胡瀛被吓得哭了起来。朱虹赶紧一把拉过女儿要离开。赵小平发疯了似的把母女俩猛推到墙角。朱虹把胡瀛拽到房间关上门,然后冲出来跟赵小平抓扯起来。

激怒之下,赵小平揪着朱虹的头发,从厨房取出一把菜刀,向朱虹头颈部、胸腹部连砍数刀,致其当场死亡。

赵小平又迁怒于躲在房间的胡瀛,冲进房间,用同一把菜刀砍击胡瀛颈部数刀,致其当场死亡。凌晨3时许,赵小平想到自己死罪难逃,担心朱虹前夫胡金生报复女儿赵雯,遂携带一把尖刀、一把砍刀窜至胡金生居住的出租屋,撬开房门后当即连刺其胸腹部数刀,胡金生猝不及防当场死亡。

案发后,赵小平驾车逃往郊外的一个施工中的楼房,爬到顶层准备跳楼自杀,但又下不了决心。随后赶到的民警及时喊话劝阻,并设法将其抓获。

2019年12月30日,赵小平被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,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(文中除罪犯外,其余均为化名,相关信息做了技术性处理。

[编后] 本案中,朱虹吸取过去婚姻的前车之鉴,在重新选择时,想找与前任“不一样”的人,本是人之常情。但她没有想到人无完人,赵小平的性格虽然跟前夫的鲁莽相反,细腻有心,却也斤斤计较,心胸狭窄。在“矫枉过正”的执念下,朱虹已隐约意识到存在的问题,但又抱着侥幸,明知危险冒头,却没有及时远离危墙,悲剧不幸发生!愿本案能给人以警醒! 编辑/李明洁


东湖路暖心工厂剧本征稿啦!

1、剧情以治愈暖心为主,题材包括爱情、亲情、友情和其他温暖的感情故事。接地气,人物关系简单,剧情有反转。


2、金句贯穿全剧,能产生共鸣字数控制在300-600字。


3、稿酬50~100元,采用即支付。


投稿请添加伯牙叔微信:yashu179


大家好,我是伯牙叔。如果婚后,遇到相处起来很舒服的异性,你要怎么办?今天的暖心工厂告诉你该怎么做~

看完后,记得关注并给我你的小心心,biu--

★【下一页更精彩,关注微信:hnr_com 有惊喜^_^】★
    标签:

    精彩图文

    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滚动新闻 | 广告服务 | 微信订阅 | 网站专题

    Copyright ©2019-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 辽ICP备12013795号-1  男人潮  版权所有  

    本网大部分资源来源于网友投稿,除本网组织的资源外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版权,请立刻和本网联系并提供证据,本网将在三个工作日内改正。